當前位置:首頁  〉 科研學術  〉 觀點荟萃

南通棋牌

發布時間:2021-07-20 發布來源:上海市科學學研究所

人工智能是新一輪科技革命和産業變革的重要驅動力量,已被列入我國新基建七大領域之一,在智能制造、智慧城市、智能交通、智能醫療等領域得到廣泛應用。人工智能的迅猛發展對標准化也提出了迫切需求。

爲進一步確立上海人工智能産業引領地位,推動人工智能“上海高地”建設,在上周閉幕的世界人工智能大會上,上海市成立了人工智能標准化技術委員會,要求在標准體系框架下結合實際應用場景擬定年度標准計劃,做好地方標准儲備;同時積極跟蹤國際和國外先進標准,參與國家標准的研究制定,做好協同與互補,突出地方標准的地域特色,發揮先行先試作用,聚焦人工智能關鍵技術開展標准研究及制定工作。

參與引領全球人工智能標准

上海市經濟和信息化委員會副主任張英表示,上海市高度重視人工智能標准制定工作,目前已形成三個工作的重點方向:一是依托上海市人工智能行業協會,于今年啓動了上海市人工智能標准化技術委員會的組建和籌備工作;二是制定上海人工智能標准體系建設的政策文件;三是即將在社會關注的重點領域率先啓動一批標准研制。

標准化是人工智能發展的重要支撐,隨著人工智能進入發展新階段,亟需通過標准化促進人工智能技術進步,助力人工智能深度應用和産業健康有序發展。

上海具有人工智能産業的先發優勢,尤其是在人工智能應用賦能方面,上海已經打造了智能網聯汽車、醫療影像輔助診斷、視覺圖像身份識別、智能傳感器等示範性應用場景,未來將廣泛凝聚産業優勢資源,圍繞具體産業布局和上海城市數字化轉型發展路徑,在人臉識別應用、AI+制造業、企業智能化轉型等重點領域,推進相關團體標准、地方標准制定工作,並鼓勵人工智能企業積極參與行業標准、國家標准和國際標准的制修訂。

上海市人工智能行業協會、上海市人工智能標准化技術委員會秘書長鍾俊浩對第一財經記者表示:“人工智能作爲上海的先導産業,上海應該走在標准化的最前沿。上海人工智能技術標准的制定與國家總體組之間要形成差異化,國家是做底層,上海偏重于應用層,同時對接國際標准。”

去年7月,《國家新一代人工智能標准體系建設指南》出台,對人工智能標准化工作進行頂層設計,提出人工智能標准體系建設框架,圍繞基礎共性、關鍵通用技術、關鍵領域技術、安全和倫理等提出標准規劃和重點方向。

上海市科学学研究所科技与社会研究室主任王迎春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上海是人工智能治理的’国际议事厅’,在中外治理规则的战略链接方面能够发挥积极作用,为中国參與引領全球人工智能標准作出贡献。”

王迎春認爲,上海的標准制定工作的一大特點就是“高起點”,能夠代表國內領先和國際前沿的標准,體現國際化和新型探索示範作用。

本月早些時候,上海市經濟和信息化委員會和上海市市場監督管理局印發《關于推進本市新一代人工智能標准體系建設的指導意見》。目標是到2023年,上海基本建成具有上海特色、國內領先的新一代人工智能標准體系,人工智能標准化各項工作全面實施,有力支撐人工智能深度賦能經濟、生活、治理領域數字化轉型,成爲具有國際影響力的新一代人工智能標准化發展高地;到2030年,上海市新一代人工智能標准體系基本達到國際領先水平,人工智能標准化建設取得明顯成效,爲全面建成具有全球影響力的人工智能發展高地與科技創新中心奠定堅實基礎。

針對人工智能標准的體系建設,鍾俊浩對第一財經記者說道:“人工智能作爲一個賦能的技術,重塑了人類社會,它基于既有産業之上,改變了既有産業的標准,與其賦能的産業應有所區分。”

另一方面,人工智能已經不再是一個類似于産品或者軟件的狹義範疇,還涉及到從業人員的標准制定。“人工智能工程師已經成爲了一個新的職業,而具體到不同領域,有計算機視覺、自然語音語義、RPA、深度學習等,因此也應該對人工智能從業人員的標准有所統一。”鍾俊浩對第一財經記者表示。

發揮場景優勢和示範作用

上海市人工智能標准化技術委員會近期的規劃包括,系統梳理國內外人工智能標准,完成標准體系編制;基于産業應用場景的落地需求,迅速開展人臉識別應用、智能醫療、智能金融、智能制造、智慧城市、智能交通、智能教育等領域的地方標准的標准的立項和起草工作;根據産業發展需求,開展智能語音處理、自然語言處理、計算機視覺人工智能示範應用技術標准化研究工作;開展人工智能數據管理標准研究工作,同步推進在研信息安全和倫理相關標准的切實落地,爲人工智能數據管理及信息安全的層面提供保障。

柏睿數據董事長劉睿民對第一財經記者表示:”當前,數據的爆發式增長爲AI提供了土壤,是人工智能的基石。數據的多維度、多樣與實時性,豐富了AI應用場景;而海量數據則支撐了人工智能模型訓練,全效助推了AI的深層發展。“

劉睿民認爲,上海在人工智能方面的應用場景較多,尤其是在金融、零售、交通、制造業等領域,可以在人工智能標准制定方面發揮場景應用優勢和示範作用。

在人工智能賦能醫療場景中,相關的標准化制定工作已經在國家層面展開。7月8日,國家藥監局正式發布《人工智能醫用軟件産品分類界定指導原則》,明確了人工智能醫用軟件産品的分類界定。

工信部科技司高新技術處處長徐鵬指出,目前人工智能産業還面臨著底層基礎技術薄弱、可轉化爲商業價值的落地場景和應用的技術較少,與實體經濟融合門檻較高等問題。

他希望産業界能夠推進人工智能關鍵技術突破,深化人工智能的融合應用賦能,加快在制造、醫療、社會治理等重點行業打造典型應用示範,推行標准化。此外,還需著力優化産業發展環境,強化支撐體系建設,如推動跨行業、跨學科的交叉型、融合型的人工智能標准的制定和實施,強化知識産權保護等。

“技術標准化是一項非常複雜的工作,要求有理論支撐與實際應用。我國大數據産業的發展優勢在應用層,並且誕生了很多世界級的大數據應用項目,但在理論與基礎層仍落後于歐美等國家。”劉睿民對第一財經記者說道。

他認爲,要建立人工智能主要框架接口的標准化,首先就要建立數據庫相關的標准化。“數據庫作爲新一輪技術革命的基礎物料,是支撐人工智能、雲計算、區塊鏈等新技術的根本,各種利用數據分析而來的應用場景,都是通過龐大數據資源進行計算的結果。”劉睿民對第一財經記者表示。

中國標准化研究院副院長邱月明在談到“共享新標准”的理念時說道,在標准化戰略政策方面,要加強與ISO/IEC等國際區域標准化組織的戰略對接,凝聚開放、包容、合作共贏的標准化理念和共識;在標准體系建設方面,要更好統籌引進來和走出去,更高水平參與國際標准制修訂,更大範圍采用國際標准和國外先進標准,以中國標准走出去帶動我國産品技術裝備服務走出去;在標准化工作機制方面,要支持外資企業更多參與中國標准化工作,形成更加開放、透明的標准化工作格局。

軟硬結合、多方參與的標准

根據上海《關于推進本市新一代人工智能標准體系建設的指導意見》,要加快重點領域標准研制,其中包括支撐技術與産品標准、基礎軟硬件平台標准、智能産品與服務標准的核心産業標准。

具體而言,技術與産品的標准制定包括積極推動大數據、安全計算、智能傳感器等基礎技術與産品標准研究工作,加快開展數據標准規範研究;加快聯邦學習、多方安全計算、區塊鏈、可信執行環境等安全計算領域標准建設,以標准化規範數據互聯互通與數據安全管理能力等。

基礎軟硬件平台標准包括積極推動智能芯片、系統軟件、機器學習框架、開源開放平台等基礎軟硬件平台標准研制工作;加快推進面向雲邊端的訓練或推理芯片對外接口、性能與功耗測試要求等標准研制,強化國産AI芯片與軟硬件系統的適配性;加快推動通用算法開源平台、人工智能算力平台、數據訓練和測試開放平台等開源開放平台的標准化建設。

在智能産品與服務標准建立方面,積極開展智能機器人、智能駕駛、無人系統、智能終端以及智能服務等智能産品與服務領域標准研制。培育一批智能機器人産品標准,協同機器人CR認證,優先推動在醫療康複、酒店服務、消毒清潔、工業協作等方向的標准化工作;鼓勵推動車載智能芯片、車載操作系統、數據分級分類、車載APP等信息安全標准研制。

在智能終端和智能服務方面,鼓勵對人工智能新模式、新産品的標准化研究,推進智能可穿戴設備、智能控制終端、智能服務終端等智能終端産品的測試評估方法研究;推動RPA+AI、高精地圖與定位、智能客服等標准研制,支持人工智能服務能力評估、智能服務參考架構等標准制定工作。

王迎春認爲,標准的制定應該體現“軟硬結合”的特點,並將安全倫理標准納入,在促進産業發展,兼顧安全、隱私、穩定等各方面的價值的同時,還要有包括研究機構、企業用戶、場景方、民衆等多元主體的參與,體現各方利益訴求。

中國科學院院士何積豐對第一財經記者表示:”實現人工智能數據治理的前提是建立起能夠保證其安全可信的標准,給人工智能一個邊界。政府和科研人員需共同努力,用統一化的標准提高自身安全等級,優化安全體系,加強對公民的隱私保護,實現公平建模,消除數字鴻溝,規範人工智能倫理、法律責任。“

本屆世界人工智能大會上發布的一份《人工智能標准化白皮書(2021版)》,首次通過用戶視角和功能視角兩個角度,提出了人工智能參考框架,對于建立並推動人工智能標准化共識,以及引導技術産業健康發展具有積極意義。

”安全倫理標准落地,不是純技術標准,也要把一些社會價值的要求內化的具體的技術路線中,這需要深入研究,同時兼顧各方利益,還要滿足與國際對接的需求。“王迎春對第一財經記者表示,”希望上海能將人工智能標准的探索,上升到國家和行業的標准,並體現國家的利益,代表中國參與國際規則的制定。“

鍾俊浩認爲,安全倫理標准的前提是技術標准的建立。”先要有一個衡量的基礎標准,之後才能談制度和法律。“他對第一財經記者表示。

在談到如何進行下一步人工智能標准化制定工作的建議時,王迎春對第一財經記者表示:”一方面是要有標准推廣機制的保障,另一方面是要依托機制,形成多學科參與的穩定的研究隊伍。”

他還表示,人工智能發展方興未艾,還沒有定型和完全成熟,是一個動態發展平衡的過程,這就需要有一個叠代機制,根據形勢的發展通過叠代來完善。

本文刊登于7月14日《第一財經》,作者錢童心。


分享到:

版權所有?上海市科學學研究所

滬ICP備11048235號-2

沪公网安备 3101040200115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