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科研學術  〉 業界聲音

南通棋牌

發布時間:2020-07-09 發布來源:上海市科學學研究所

編者按

科研评价中存在的论文“SCI至上”现象,已严重影响我国科技发展。近日,教育部、科技部印发《关于规范高等学校SCI论文相关指标使用 树立正确评价导向的若干意见》,要求規範SCI論文相關指標應用,樹立正確的論文評價導向。筆者團隊對高校科技評價工作中存在的主要問題及其原因進行了分析,並就進一步改革和完善高校科技評價體系提出了若幹建議。

 
 

摘要

 
高等學校的學風問題已引起全社會的廣泛關注。高校學風問題的出現與不合理的科技評價制度有關。爲探索建立以創新質量和價值貢獻爲導向的科技評價體系,教育部科學技術委員會近期組織全國30多所高校分管領導和科技界有關專家對相關單位進行了調研,在此基礎上對目前我國高校科技評價工作中存在的問題及形成原因進行了分析,並就進一步改革和完善高校科技評價制度提出了以下建議:

 

一要以完善人事評聘機制爲著力點,整體帶動科技評價制度改革;
 
二要以優化重點學科和研究基地評估爲突破,引導科技評價向良性健康方向發展;
 
三要以創新質量和貢獻爲導向,建立科技評價的長效機制;
 
四要深化分類評價,健全分類管理的科技評價體系;
 
五要在科技評價管理中注入“人文精神”,積極營造寬松的學術環境。

 

当前,高等学校的学风问题已成为社会广泛关注的焦点之一。不少专家指出:学术道德的丧失、学术规范的缺失,与过度量化的科技评价体系有密切关系。为进一步优化我国科技评价体制机制,探索以创新质量和价值贡献为导向的科技评价体系,教育部科学技术委员会近期组织全国30多所高校分管领导和科技界有关专家对相关单位进行了调研,在此基础上我们对目前高校科技评价工作中存在的主要問題及其原因進行了分析,並就進一步改革和完善高校科技評價體系提出了若幹建議。

 

 

1
 

高校現行科技評價工作中

存在的主要問題及其危害

 

高校科技評價體系大致包括教師職稱評聘和崗位考核、研究生學位評定、院系業績考核、學科和研究基地(實驗室)評估等四個層次,這些評價均以科研成果和科研項目爲基本內容,以教師爲主要對象。調查表明,高校科技評價工作中違背科學研究內在邏輯和科技人才成長規律的問題十分突出,歸納起來,主要表現在以下五個方面。

 

01
重數量、輕質量,違背科研本質精神

 

目前,大多数高校无论是对教师的岗位考核、职称评定,还是对院系、基地的评估均采用越来越细化的量化指标体系,简单地把科学研究等同于产品生产,“记工分制”的评价方法已成为评价教师科研业绩的普遍做法。其突出表现是过分强调 SCI论文发表量和科研项目数量。绝大多数高校都把 SCI论文数量作为衡量科研人员学术水平的最重要甚至是唯一的尺度,把科研项目数量和经费等当作科研内在价值的判断标准。例如,某高校规定理科教师晋升教授必须达到以下基本条件:以第一作者在国外期刊发表SCI 论文7篇及以上(1篇EI论文相当于2/3篇SCI 论文,1项发明专利相当于2篇SCI论文);以第一负责人承担科研经费 在300万元以上。这种高度量化、重数量、轻质量的评价方法在全国高校中具有普遍性,它完全违背了科学研究的本质精神,是 导致高校原始创新能力难以提高的重要根源。

02

 

重短期、輕長遠,催生學術浮躁

 

高校普遍采用一年一度的岗位考核,不少高校都明确规定每个教师每年必须产出一定数量的论文、专利等科研成果和获得一定数额的科研经费。一些学校还设计出复杂的当量计算公式,明确规定不同级别或档次科研项目、获奖、论文的积分当量,以计算和排序每个学院的科研业绩情况;各学院则将学校下达的指标分解到各位教师身上,严格规定各个教师岗位该年度必须完成的具体指标。例如,某高校规定,每个教授的年度教学科研工作量必须达到1680,而发表一篇国内核心期刊论文的工作量是 100、SCI论文为300;年度工作考核不合格者,停发第二年绩效津贴(绩效工资);连续两年年度考核不合格者,解除聘用合同。在各种短期硬性指标的压力下,高校教师只能把发表论文、申请专利、获取项目经费作为从事科研的主要目的,片面追求数量和速度,低水平重复,而对科学研究过程和成果的创新性等实质内容重视不够。

03

 

重個人、輕團隊,不利協同創新

 

這是高校科技評價中存在的普遍問題。主要有兩種表現:

 

一是在職稱評定、績效獎勵、崗位考核中過分強調個人獲得科研成果的數量及排名的位次,注重第一作者、第一單位,忽視第二及以後的作者和單位。例如,某大學對發表在某學術期刊上的論文,以該學校爲第一單位的獎勵2萬元,而以該學校爲第二單位的獎勵只有2000元。

 

二是對科研項目的評價中,過分強調項目主持人的貢獻,缺乏對整個團隊工作的認可機制和激勵機制。這種重個人、輕團隊的評價機制,造就了大批“科研個體戶”,致使高校人才優勢難以發揮,學科資源難以整合,同時也阻礙了學校與學校之間、學校與企業之間的資源共享和科研合作,不利于協同創新。

04

 

評價標准“一刀切”,不利教師與學科發展

 

高校科技評價工作中的“一刀切”現象主要表現在三個方面。

 

一是對基礎學科、應用學科和人文社會科學等不同學科以及同一學科中二級學科的差異性重視不夠,往往采用同一標准去考核教師。

 

二是對不同工作任務和聘任崗位的差異性重視不夠,盡管有些高校對教學類崗位和科研類崗位進行了區分,但在具體評價操作中,基本還是以論文、專利、科研項目、科研獎勵等相同指標甚至相同標准進行考核。

 

三是對新興、交叉學科的特殊性重視不夠,往往采用傳統學科的標准去評價。“一刀切”的評價標准,忽視了學科差異,扼殺了科研人員的個性,既不利于教師個人成長,也不利于學科發展。

05

 

産出與實際利益挂鈎,評價導向功利化

 

将科研产出与教师薪酬直接挂钩,是当前高校科技评价导向 功利化的集中体现。几乎所有学校均根据科研项目和成果获奖级 别以及论文的期刊档次制定了不同的奖励标准,并作为教师晋升职称、分配奖金和津贴的主要依据。各高校对发表在Nature或Science的论文的奖励每篇从10万到100万元不等;对于发表在SCI检索刊物上的论文的奖励从1000元到2万元不等。许多高校 还根据期刊影响因子大小制定了不同的奖励标准。如,某大学规定:以第一作者发表的SCI论文,影响因子5.0以上(含5.0)每篇奖励0.6万元;影响因子2.0-5.0(含2.0)每篇奖励0.4万元;影响因子2.0以下每篇奖励0.2万元。在这种过于功利化的评价机制引导下,“挣工分”成了高校教师科研工作的直接目标,为了多出“成果”、快出“成果”,一些教师甚至把一篇文章拆成数篇发表, 导致“应试科研”、“SCI专栏作家”等科研怪象频频出现,学术造假现象屡禁不止,严重败坏了高校学术风气,阻碍了高校科技创新能力的提高。

 

 

2
 

高校科技評價問題産生的原因分析

 

當前我國高校科技評價工作中出現的種種問題,既有深層次的社會原因,也有制度層面的原因。從社會層面來看,我國從計劃經濟向市場體制的轉軌尚未完成,當前正處于社會發展序列譜帶上的“系統失穩期”,利益分配結構分化,效率、公平等社會矛盾凸顯,導致社會群體焦慮、急功近利盛行,給高校教師和科技管理者造成不良影響。從制度層面來看,高校科技評價問題的産生主要有以下三個方面的原因。

 

01

 

國家相關部門自上而下評價體系的制約和誤導

 

一是教育部對高校的學科評估促使高校以相同的指標去考核院系和教師。教育部學位與研究生教育發展中心運用學科評估指標體系多次對全國高等教育學科體系進行排名和重點學科評選。該評估指標體系共包括4類一級指標(學術隊伍、科學研究、人才培養和學術聲譽)、9類二級指標和26個三級指標。這些指標基本上都是以數量爲基礎的評價體系。各高校爲了在學科排名中取得領先,基本上都沿用了這一學科評估指標體系來對校內學科、學院和教師進行考核和評估。

 

二是國家重點基地和高端人才評選標准引導高校普遍采取類似的評價指標和方法。例如,國家及省部級重點實驗室等重點研究基地以及院士等高端人才的申報表格填寫,雖未明確規定量化考核指標,但都要求依次以“973”、“863”、國家自然科學基金等爲序填寫科研項目,以國外論文、國內論文、外文專著、中文專著等爲序填報研究成果。這些評估指標或評選標准對高校的科技評價工作具有直接的導向甚至誤導作用。

02

 

基于量化指標的大學排行榜等社會評價的壓力

 

近年来,国内出现了多个颇具社会影响力的大学排行榜,对高校的发展正在形成无形的压力。这些大学排行榜的评价指标体系大同小异,几乎都将论文数量、科研经费数量作为评价大学科研实力的标准,在一定程度上导致了高校对科研数量指标的畸形 重视。如某单位发布的《中国大学评价》指标体系中,“自然科学研究评价”一项完全是根据 Nature和 Science论文、SCI论文、国家和省部级奖励、专著、中文核心期刊论文、专利、EI论文等的数量并赋予相应权重进行打分。在大学排行榜的压力下,为了提高学校的声誉,一些高校不得不将一些量化指标作为学校考核的重要标准强加到教师身上。一些大学领导反映,推行以量化指标 为主的科研评价体系,主要是因为学校面临各方面的压力,其中最主要的压力就是以论文、奖励和科研经费为重要参数的高校排行榜。

03

 

高校自身認識能力和管理水平的局限

 

一方面,一些高校将科研数量指标的增加简单地当作学校创 新能力的增强,存在认识上的误区。部分高校领导把学校科技实 力的增强等同于科技奖项、科研项目和成果等数量指标的增加,片面地认为“只有先出数量才能再出质量”。

 

另一方面,多数高校的科技评价都是由管理部门主导的,未能充分发挥学术共同体的作用,这也是导致科技评价过分依赖各种量化指标而忽略成果真实价值的主要原因。由于管理部门并不了解各个学科本身的特性 和各项成果本身的真实价值,因而只能借助于成果价值以外的量 化指标来衡量成果质量的高低。

 

 

3
 

改革和完善我國高校科技評價體制的建議

 

一要以完善人事評聘機制爲著力點,整體帶動科技評價體制改革。職稱評聘和崗位考核是高校科技評價工作的核心環節,因此,科技評價體制的改革,要以人才選拔、職稱評定、職務聘任、崗位考核等人事制度的改革爲重點,探索建立由人事部門、科技部門協調配合的科技評價體制機制;对科技人员的考核和职称评定要强调对其代表性学术成果的考察,改变重数量、轻质量,重 形式、轻绩效的单纯量化考核评价方法。 

 

二要以優化重點學科和重點研究基地評估爲突破,引導科技評價向良性健康方向發展。重点学科以及各类重点实验室等研究基地是高等学校人才培养和科学研究的核心载体,而且重点学科和重点实验室的评估是由教育部和国家有关部门主导,对高校科 技评价工作具有直接的引导和示范作用。因此,高校科技评价体 制改革需要从上到下、以优化国家重点学科和国家重点研究基地的评估为突破,以此引导高校科技评价工作向良性健康方向发展。对重点学科和重点研究基地的评估要突出对研究团队集体标志性 成果的考察;对研究人员的评估要着重考察其在学科和学术团队中的贡献。

 

三要堅持創新質量和貢獻導向,建立科技評價的長效機制。要建立适合于基础研究、原始创新、创新人才成长的长周期评价机制;延长评估时段、简化评价环节,避免频繁考核,使科研人员专注于科研活动。试点建设“学术评价特区”制度,为优秀科研团队和科研人员创造“十年磨一剑”的科研环境。要尊重科学研究 和人才成长规律,从根本上改变简单以成果数量评价人才、评价业绩的做法,建立定性与定量、过程与结果、短期效益与长期效益、以科研质量和贡献为导向的科技评价体系。 

 

四要深化分類評價,健全分類管理的科技評價體系。建立面向不同评估对象的分类评价体系,针对个体、团队、机构等不同 的评价对象,建立不同的评价标准和方法。引导和鼓励 985 高校以世界一流大学为目标,建立以质量为核心、有利于形成重大原创性成果的科技评价标准和方式;地方 211 高校和特色行业高校 聚焦特定技术领域、学科和行业,探索构建符合领域特点、体现学科特色和行业优势的差异化评价体系。 

 

五要在科技評價管理中注入“人文精神”,積極營造寬松的科研環境。要从重视人的产出转变为重视人才本身,推行科学研究的“去功利化”,通过提高科研人员的基础性工资收入,实现科研与“谋生”脱钩;将创新文化建设纳入科技评价工作的重要内容, 积极为科研人员创造宽松的科研环境和学术氛围。

 

 

作者:杜德斌,華東師範大學城市與區域科學學院院長、教授,教育部戰略研究基地華東師範大學全球創新與發展研究院院長,上海市軟科學研究基地上海市美國創新與發展研究中心主任,三思派特約專家、馬亞華、李鵬飛、王俊松、龔利、張仁開、孔翔。本文來源于教育部科技委《專家建議》2012年第13期。章觀點不代表本機構立場。

分享到:

版權所有?上海市科學學研究所

滬ICP備11048235號-2

沪公网安备 31010402001155号